付付付同学_

爱Jogi❤

【采访】150628 勒夫的长长长长长专访 @WELT

“如果阿根廷人赢得了比赛, 我在想, 那就算扯平了吧,因为我们获得了决赛”  哈哈哈,我越来越爱Jogi了|°з°|

Festina Lente:




勒夫谈德国队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图源:DFB


出处:WELT am Sonntag


记者:Lars Gartenschläger


原文:"Ich war im Rausch" (“我欣喜若狂/如痴如醉”)





————————————————————





基本全文都在,有少许遗漏,错误难免,请原谅翻译的渣水平→_→


作为国家队球迷看一看大意还是必要的,期待更好的未来^_^





————————————————————




从巴西凯旋一年后,国家队主教练勒夫回忆起夺得世界杯冠军时的场景,讲述了幕后的故事,也谈到了对未来的展望。一年前他带领德国队成为历史上第一支在南美洲夺冠的欧洲球队。




世界报:勒夫先生,很多球迷对7:1战胜巴西依然记忆犹新,您对那场疯狂的比赛有什么印象吗?


勒夫:让人感到既欣喜若狂又难以置信。还记得比赛大约30分钟的时候,我问汉斯·弗里克(助理教练):“汉斯啊,你说这儿发生的一切是真的吗?”那时候的比分是5:0,这可是对阵东道主的半决赛啊,根本不敢相信。中场休息的时候我满怀激动地走向更衣室,因为我知道5:0在手,我们绝不会把胜利拱手让人。不过另一方面我也明白,我们不能沉浸于喜悦中而高兴过了头,于是很快回到了现实,思考着应该说些什么。




世界报:您至今还没有谈论过此事,那时候您说了些什么?


勒夫:当时我说:“同志们,我们现在是5:0领先,不过我希望你们能继续保持专注,有纪律、严肃地去比赛。”我很清楚,即使结局已定,巴西人也还希望在国人以及全世界面前有所表现。所以对我而言,每位球员都像在比赛开始时那样各司其职是非常重要的,不要觉得决赛入场券在握就不必认真踢球,因为我不希望有人在百万观众面前拿巴西人开玩笑。他们给予我们极大的尊重,我绝不允许我们以屈辱或者狂妄作为回报。在家门口举办的2006年世界杯上,我们曾经体会到,在自家球迷众目睽睽之下错过决赛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世界报:在世界杯进行到什么阶段的时候,您第一次感受到获得冠军的可能?


勒夫:在和法国的四分之一决赛后。因为我们在那场比赛中掌握了主动权,我感到时机已到,是时候把冠军带回家了。尽管后面还有巴西在半决赛等着我们,但是通过大赛的进程以及分析,我们认为巴西的后防线并非无懈可击,于是做了充足的准备以及明确的计划,确信这一次能够击败他们。




世界报:您说到准备十分充足,可以感到在巴西的时候球员们也都非常渴望赢得冠军吧。


勒夫:没错,所以我在决赛前夕感觉棒极了。我知道我们奋斗了十年,并且在前几届大赛中总是能走得很远,没有哪支国家队可以做到这点。当时我看到几个球员在热身,就回想起2012年欧洲杯,半决赛被意大利淘汰的时候,施魏因斯泰格、默特萨克、穆勒、拉姆、赫迪拉还有克洛泽之类的球员过来对我说,“嘿教练,我们还能卷土重来,我们想要获得冠军。”在与阿根廷的决赛之前,我很确信对意大利的那次失利的经验会有所帮助。马拉卡纳球场的开场哨声响起前,我对球员们说,时机已经成熟了,我内心深处感觉到这次不会有任何问题。显然那并非易事,但是在那么多、那么多年之后,国家队理应有所回报。在71赢下巴西之后,我们唯一需要思考的是,应该让克洛泽还是格策领衔锋线。




世界报:您最终决定让克洛泽首发上场。


勒夫:他们两人都很棒。我知道米洛或许不能踢到加时赛,毕竟他长途奔跑,奋力拼搏,让对方后卫手忙脚乱,也时常回撤防守。我这么做是考虑到阿根廷人对他丰富经验的敬畏。他们知道,米洛在2006年世界杯带领球队战胜了他们,2010年则进了他们两个球。米洛可以给阿根廷人的后防线带来压力。而马里奥的话,我在换上他的时候确信,他能够成为我们的武器,因为他在场上总是有天才般的表现,并且变幻莫测,让对手捉摸不透。




世界报:您是怎么想到在换人之前对他说,“现在上去告诉全世界,你比梅西更出色”的?


勒夫: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梅西总是代表着一切,最佳球员,世界顶级球员——人们都这么谈论他,也的确如此。不过当我站在马里奥边上的时候我想,去吧马里奥,对我来说现在你比梅西更有价值,你来主宰比赛,你是今天的关键先生。于是那句话就脱口而出了。比赛正进行到千钧一发的时候,很难对马里奥提出什么战术上的建议,所以就从情绪上(进行了鼓励)。








世界报:许多球员说,他们在世界杯后,花了两三个月才回过神来。您也是如此吗?


勒夫:终场哨声响起后我立即陷入了疯狂的喜悦当中。我知道我们是冠军,我们获得了奖杯,还能把它带回家,这简直太疯狂了。晚些时候我和妻子、同事、好友以及教练团队一起在酒店里。我感到无比幸福,但却没有力气去大肆庆祝,完全办不到。这届大赛把我的情绪都耗尽了,之后的几周内我享受了一段独处的时光,总是时不时地想到巴西,那是纯粹的喜悦之情。但我确实花了很久才重新恢复能量,一直到国家队又开始比赛。当再一次对阵阿根廷时,我问自己该如何激励球员们,因为六周之前我们在决赛击败了他们,我难以描述这场友谊赛的重要性。阿根廷人获得了胜利,我就想,那算扯平了吧,因为我们赢了决赛。直到十月份我才重新找回紧迫感,找回前进的推动力,在那之前没有能量也没有动力,就像电池枯竭了一样。后来我想道:OK,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确认自己在巴西的成就,然后努力让队伍更上一层楼。


 


世界报:在过去的一年内,这支世界冠军球队却并没有完全表现得像冠军一样。


勒夫:在我们夺冠之前就已经肩负着非常大的期待,我们也知道这一点。只是有一个细节有所改变罢了。这一次大赛结束后,人们不再说什么,‘德国人一无所获,又一次暴露缺点’之类的话了。这一回我们成了冠军,人们都对我们另眼相看。对于对手而言也是如此,现在谁都想战胜我们。这是球员们需要学会面对的情况,其他国家队对阵我们时总是全力以赴,许多甚至将其视为人生中最重要的比赛。可以说在夺冠之后我们被赋予的期待值又上升了。不过人们必须把友谊赛,预选赛或是欧洲杯、世界杯上的相遇区别开来,它们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世界报:许多冠军成员不在球队里了,国家队的面貌已经有所不同。


勒夫:这很正常,也需要时间。对我们来说,一些球员的伤病,以及菲利普、米洛和佩尔的退出都是重要的原因。许多年来他们都是国家队的代表人物,也是许多球员的榜样。他们带领并指引着国家队,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过现在他们离开了,所以很显然,队内会有一些改变。尽管队内没有什么等级制度,不过我们必须首先确定:谁该在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队伍应该听从谁的指挥?年轻球员应该以谁为榜样?哪些人能够带领球队前进?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还需要一些时间。现在看来,巴斯蒂,博阿滕,诺伊尔,赫迪拉,胡梅尔斯,克罗斯和穆勒更多地在扮演这些角色,并且他们做得不错。




世界报:您对施魏因斯泰格的处境怎么看?现在看起来这位队长下赛季是否为拜仁效力还是个未知数。


勒夫:我和他在之前的比赛间隙聊过,他告诉我在休假回来后会和鲁梅尼格好好谈谈。




世界报:施魏因斯泰格和波多尔斯基是德国足球崛起的代表人物,不过波多尔斯基似乎已经不再扮演决定性的角色了。


勒夫:可以说卢卡斯这几年来都是国家队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因为他是一个积极乐观的人,能通过自己的方式让球队受益。如果国家队的形象是很积极的,那对卢卡斯而言也是一件好事。不过最终还是竞技成绩说了算。比如巴斯蒂安一度受伤,但是后来又重新成为了慕尼黑不可或缺的角色。




世界报:波多尔斯基就不能这么说了。


勒夫:我认为在不在顶尖俱乐部踢球,或者能不能参加欧冠,都不是那么重要。对我来说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他在能够确定自己的位置的俱乐部踢球。我认识卢卡斯很多年了。如果他在一家俱乐部感觉很好并且能保持一定的上场节奏的话,总是能有很不错的表现。因为他至今依然保持着从年轻时就拥有的天赋般的活力,前提是能够有规律地参加比赛。他需要保持必要的体格,这是他在过去的几个月所缺少的。




世界报:您的意思是?


勒夫:我和卢卡斯说过,他得去找温格谈谈。他不能就这么听之任之,顺其自然了,应该为自己积累经验而着想。他是不是教练计划的一部分?如果是的话,是什么角色?如果要打替补的话,他就得思考一下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我希望他能够踢上比赛,至少3040场。如果他能保持一定的节奏,就能在场上有很好的表现。他必须踢上比赛,要是连着两年没有足够的比赛经验的话,对2016年的欧洲杯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世界报:中场左路的竞争非常激烈,其中罗伊斯并没有参加世界杯。


勒夫:罗伊斯是一名非常重要的球员,他的进攻能力很强。不过通过世界杯我也看到了许尔勒的价值。他上场的时候总能带来威胁,助攻和进球数据都证明了这一点。




世界报:您对这支球队未来的表现有什么设想?


勒夫:首先我希望我们能够免受伤病的困扰,眼下这是一个问题。通过世界杯我们发现有三个要注意的地方。我们的后场必须有很大的改进,一旦出了问题,对方球员长驱直入我们的半场的话,我们常常会毫无章法地传球。这不是我们的比赛风格。此外,我们从2010年之后就是一支在控球率和比赛场面上都占上风的球队了。




世界报:这并非坏事。


勒夫:这是好事。不过一球领先对我们来说是不够的,必须努力再次攻入对方的禁区,而不是仅仅在队友之间传球。我们对阵美国的比赛上半场就表现得很好。第三件事是在禁区前的表现,不仅仅是机会的把握,(当然这也是一部分),最后的一脚传球总是不尽人意,不是近了两米就是远了两米,或者是球的运动路线不够理想。我们必须提高这方面的质量,因为有时候一场比赛就只有一两次机会,一定要学会珍惜。




世界报:是时候有所行动了?


勒夫:对。西班牙国家队很擅长这一点,巴塞罗那也是。两三脚传球,再一脚斜传,然后射门、进球。我们也可以做到。不过最近会遇到一些情况,当我想着,现在该传球了,现在球要找落点了,然后球却落在了对方的脚下。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




世界报:你对接下来的赛季有什么期待?


勒夫:只要国脚们为俱乐部上场比赛时能够充分发挥水平,扮演重要的角色,我就会很高兴。至于在积分榜前列的是沃尔夫斯堡、门兴还是拜仁,对我来说无所谓。球员们的合约在哪家俱乐部对我的体系也没有影响,因为他们是国家队的一员,按照我们确立的目标行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世界报:您的意思是?


勒夫:我们的国家队多年来一直遵循自己的足球理念。当然也想知道在哪些方面可以做得更好。所以乌尔斯-济根塔勒(头号球探/观察员)正在美洲杯赛场,以使我们对最新的动态保持了解。我们总是能够跟随最新的发展趋势,乐于接受新鲜事物。不过从根本上来说也有自己的底线。假如有越来越多的球队尝试从后场来两三脚长传,并不一定意味着我们也要采用他们的做法。说到每位球员在俱乐部如何训练也是这个道理:我们有自己的理念,会在训练和比赛中付诸实践。如果有一位新的成员到来,就告诉他我们的想法以及对他的期望。我们有计划,并且希望每个人都能理解并接受期许和要求。


 


世界报:您对青年队的新生力量是否感到满意?


勒夫:满意,但并不全然。




世界报:为什么?


勒夫:有一些球员已经步入了正轨,不过也有些位置,当我观察青年队的时候,还没有看到正成长为世界级的球员。我们不能掩饰对于边卫的迫切需求,而且我至今还没有见到哪位球员足够优秀以至于要立刻将其召入国家队。在锋线上我们无疑是有许多选择,比如马里奥·格策这样的球员。不过我有时候会问自己,下一个克洛泽在哪里?到哪里去找一个速度快,擅长头球,进球效率高的中锋?显然我们在一些位置上依然有相当大的进步空间。






© WeltN24 GmbH 2015. Alle Rechte vorbehalten


© 世界报/N24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END****




————————————————————




希望国家队可以更上一层楼~~(>_<)~~


2015/7/9



评论

热度(85)

  1. 付付付同学_Festina Lente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阿根廷人赢得了比赛,那就算扯平了吧,因为我们获得了决赛” 哈哈哈,我越来越爱Jogi了|°з°...
  2. 穷节簪雪梅花鬓Festina Lente 转载了此文字
    过期刀也是刀
  3. 付付付同学_cieloazultpe 转载了此文字
  4. 佐右吉Festina Lente 转载了此文字